难寻

【梨酥】不可描述

#今天有人为我点了小心心,有点惊喜,谢谢这位朋友给我的鼓励(ノ>▽<。)ノ
#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鸭梨对苏万真的很关心啊,这几集里面,我已经数不清他叫了苏万名字几回了😝
#苏万被蛇咬的那部分,鸭梨哄他,我看到弹幕里有人说“为什么黎簇哄苏万跟哄媳妇似的”,我想说这位朋友你真的说的很有道理啊
#糖过去了,要开虐了,我得给自己留点沙雕小段子
#希望有朝一日我可以写出清纯不做作的原著风( ¨̮ )
#剧版延伸   ooc我的锅

-
        当黎簇听到苏万说“不可描述”的时候,内心还是有点好笑,但是当他看到苏万牛仔裤上的血迹以后,他就顾不上笑了,本来想把这层外料除掉看看情况,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很隐私的部位,所以不是不可描述,是难以下手。
        黎簇感到一种莫名的羞怯,他把这归咎于是梁湾在旁边,所以不好直接让苏万脱裤子。
       “湾姐,现在怎么办?”他看着梁湾,等着对方的指示,果然,梁湾毫无顾虑直说道“先把裤子脱下来看看情况。”
        果然对医生而言,男女并没有什么分别。黎簇心里咂摸了一下,无视了苏万仿佛良家妇男被调戏的呼喊,伸手去解他裤子,苏万叫了两声我自己来,改变态度主动去脱,黎簇在一边看着,心里突然有点复杂,是那种想让他脱又不想让他脱的复杂。
       这样一回想,以前好像没见过苏万没穿裤子的样子.......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,我为什么要在意他穿没穿裤子啊!   黎簇及时扼杀了自己越跑越远的思绪,收下心去看苏万的伤口。
       白皙修长的大腿上,有两个细小的针孔,周围略略泛起青紫色,一看就是蛇的作品。
       原来苏万这么招蛇喜欢的吗,黎簇在心里吐槽道。他盯着那两个针眼片刻,刚想说这下怎么办,抬眼便看见梁湾已经拿出了针筒和一小瓶液体,她没有解释,但黎簇直觉那是蛇的血清。
      “按住他。”梁湾将针筒里的空气推出去,示意道。于是黎簇和好哥便按住了苏万的胳膊和腿。
        温热的体温和柔软的触觉,一下子通过手掌传了过来,黎簇不由得用了几分力气,生出了一种想紧紧抓着他不放开的想法。
        还没来得及嫌弃自己,就听到苏万开始哀嚎喊疼,脖颈后仰,露出了脆弱的喉管和喉结。黎簇心里梗了一下,张口便安慰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了好了好了,没事了没事了,忍忍就好了。”这种语无伦次的重复,完全没有思考,直接就这么跳出来,让黎簇突然有点蒙。
        大哥,你到底在干什么呀........
        他意识到,面对苏万,他的一切理智很容易就被这个人煽动的乱七八糟,暴露出仓皇直白的内心感受。这种被左右的冲动说不上好还是不好,但他竟然轻而易举得就接受了。
        注射完毕,苏万的表情明显舒展了,黎簇给他把褪到膝盖下的裤子一点一点提上去,手指蹭过苏万的皮肤,苏万并未在意,但他却从这接触中,感到了一丝无法言说的快乐。靠近苏万,他不自觉的就会变得柔软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苏万慢慢坐起来,望了一眼走远查看的杨好,刚准备扶着黎簇起身,就听梁湾突然开口,
      “不是我说,我总觉得小屁孩儿你哄苏万,就跟哄老婆似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苏万一愣,看着梁湾那种不忍直视他们的眼神,刚想说我们不是我们没有,黎簇握着他胳膊的手突然紧了紧,把他缓慢有力的拉了起来,顺势就把他带进怀里一只手圈起来。苏万听见黎簇充满调笑意味的说道:“兄弟如手足,比老婆可金贵多了。”
       那一瞬间,梁湾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。
       (´▽`ʃ♡ƪ)
-
  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