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寻

【梨苏/铝三角】当她说到往事,我想起你

#心血来潮小段子    喜欢ooc
#糖是一小颗一小颗的,想要回味悠长
#沙海我就爱少年组,高中时也为他们心绞痛过😂
#跟随剧版设定

     1.黎簇在通道里与苏万分散时,他的心脏一瞬间是紧缩的,无法呼吸,全身的血管好像都收缩在一起,让他有种软弱无力。
       那时他模糊地感觉到,自己将面对的是个什么样的未来,没有人陪伴,孤独的行走,等待消失。
       后来遇上汪家,把他带走,与沈琼匆匆一见,转而又遇上杨好,弓弩碾进他伤口里的时候,他忍着,脑子里想的是以前和苏万杨好一起挨打的日子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以前那么好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
        天底下共患难的兄弟那么多,为什么分开的是我们?
        凭什么,是我们?
        然而吴邪说过:命这种东西,你要问个为什么,就太矫情了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黎簇从不说任何抱怨的话,他可以不满,可以吐槽,但绝不抱怨。人总有他该走的路,我们先走好各自的路,等该见面的时候,我们总会再见的,黎簇总是这样想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2. 在汪家训练的时候,黎簇发现沈琼喜欢他。
         当时他说“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沈琼避开他的视线强装镇定的样子让他莫名想到苏万。以前他问苏万到底喜欢喜欢沈琼什么,苏万就很坦坦荡荡,说自己说不上来,就是喜欢。
        “沈琼有那么好看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当然有!”
         黎簇无法形容自己当时的别扭,也不想跟一个女生争位置,只在心里翻个白眼。
         幸亏汪灿突然出现,不然黎簇很可能会补一句“那你喜欢苏万吗?”,那时大家一定很尴尬,虽然苏万不在,但还是不要打击他的幼小心灵了。

       3. 黎簇觉得自己不是个矫情的人,但是他无法否认,自己也经历过以下fei到牙酸的桥段:
        “这里太冷了。没有苏万的土耳其地毯,没有他的波西米亚抱枕,也没有他的牛奶和白酒。”
        这样的青春疼痛文学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顺口就来的,但这就是他记忆里的画面。他踩着苏万家的地毯,和他一起吃饭聊天玩游戏;夜里失眠,苏万给他带着自己体温的抱枕;被关进小黑屋,苏万给他辣到不行的西凤酒让他一醉解千愁;替他收拾仓库打掩护,结果被蛇咬进医院,全身都麻的不行了,不但不骂反而安慰他......黎簇想着想着,突然就很想再见苏万一面。
         再见面,我一定要抱抱他。

        有生之年,他遇到了谈恋爱后才会有的送命题:沈琼和苏万掉进水里,先救谁?
        是苏万跟老妈子同等分量,还是沈琼觉得他和苏万有说不清的关系?黎簇当时真的很想吐槽。
        但他不好直说他会先看苏万有没有事这种话,毕竟女孩子,要照顾一下。于是他说,在苏万带了游泳圈的情况下,先救沈琼。
        他无法解释苏万在他心里的重要性,但苏万真的很重要,重要到他可以不惜一切,也要让苏万全身而退。
        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在这里发生的所有事,永远都不要让苏万知道。”

      4.  在汪家每过一天,黎簇想要回去的心情就越迫切。
         虽然我很伟大,但人总会有想回到家的时候。
         尽管他回去也无处可去,但他觉得会有人在等他。
         他迫切的想带沈琼回去,想做一回英雄,想让他们开心,尤其是苏万。他很想看苏万的意外和惊喜,还有看向他的崇拜。苏万是个很好的听众,会把他讲过的经历都放在心上。
        像我的游牧诗人,讲我的传说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沈琼并没有带回来,还为他倒在了那片捆绑人的土地上。
      “我不值得,我是个骗子!你快走!”
      “我知道。”
       哪有爱情是考量之后才会行动的,因为我喜欢你,所以我为你做的事,全都出自我本心,谁也无需愧疚。
       鸭梨,快回去吧,你要快乐。
       不要忘记我,我就这一点要求。
       黎簇眼睛红的厉害,但他不得不离开,至此这个女孩永远留在他心里,做不成恋人,但我会一直很想你。
       当我回忆过去,故事里都有你。

      5.黎簇以一种很惨的样子被送上火车,半梦半醒了一路,连家也没回,出了火车站就直奔学校。
         他觉得在操场里遇到苏万和杨好一点也不稀奇,就像是早就说好的事。
        苏万看见他,傻了一下,冲过来把他紧紧抱住,压的他右胳膊疼,但他不在乎,他抬起左手,轻轻回抱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 “苏万,我回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黎簇很想笑,但他笑不出来。他看着苏万盯着他的明亮又充满好奇的眼睛,就觉得他下面的话实在难以出口。
       “沈琼,她死了。”黎簇哽咽道,眼睛已经控制不住的红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 “她为了救我,死在我的面前,我没能救成她,”黎簇把眼泪憋回去,盯着苏万的脸看,看他的每一个细微表情,他不怕苏万的愤怒和责问,然而苏万什么也没说。只是垂下眼,死灰一般安静的滚下了一滴眼泪。
        一瞬间心非常疼。黎簇感觉自己的脸上温温热热的,是眼泪突然涌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 最怕你不埋怨,把我给你的痛苦都安然接受。
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、起....”黎簇的声音也变得断断续续,他想控制自己冷静,但眼泪止不住,颤抖也止不住,“对不——起......”
        哭作一团,这太丢脸了,好哥还在这站着呢。
        苏万摇摇头,挪了几步,再一次抱住他。
      “你活着就好。”
       “活着就好。”
        黎簇感觉自己像个委屈的小女孩,找到了可以哭诉的地方。他紧紧抱着苏万,眼泪浸湿了苏万的外套。
        我好想你,好想把沈琼带回来,好想我们能一直在一起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世事难料,对不起。
        他们三个人抱作一团哭的难看极了,为这无常的人生,那些远去的人们,以及全新的自己。他们还要相互扶持走很久,磕磕绊绊,直到再也无法与世界相抗为止。
        和很多人,在前进的路上渐渐分离,原是过客,有过共同记忆已经难得,如果双方都能记得,就是幸运。人的记忆不断延续,旧的记忆会蒙尘,偶尔捡起拂去,烟火尘埃里,我会再想起你。
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学习拼图,每天都拼一拼(´▽`ʃ♡ƪ)

【梨酥】不可描述

#今天有人为我点了小心心,有点惊喜,谢谢这位朋友给我的鼓励(ノ>▽<。)ノ
#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鸭梨对苏万真的很关心啊,这几集里面,我已经数不清他叫了苏万名字几回了😝
#苏万被蛇咬的那部分,鸭梨哄他,我看到弹幕里有人说“为什么黎簇哄苏万跟哄媳妇似的”,我想说这位朋友你真的说的很有道理啊
#糖过去了,要开虐了,我得给自己留点沙雕小段子
#希望有朝一日我可以写出清纯不做作的原著风( ¨̮ )
#剧版延伸   ooc我的锅

-
        当黎簇听到苏万说“不可描述”的时候,内心还是有点好笑,但是当他看到苏万牛仔裤上的血迹以后,他就顾不上笑了,本来想把这层外料除掉看看情况,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很隐私的部位,所以不是不可描述,是难以下手。
        黎簇感到一种莫名的羞怯,他把这归咎于是梁湾在旁边,所以不好直接让苏万脱裤子。
       “湾姐,现在怎么办?”他看着梁湾,等着对方的指示,果然,梁湾毫无顾虑直说道“先把裤子脱下来看看情况。”
        果然对医生而言,男女并没有什么分别。黎簇心里咂摸了一下,无视了苏万仿佛良家妇男被调戏的呼喊,伸手去解他裤子,苏万叫了两声我自己来,改变态度主动去脱,黎簇在一边看着,心里突然有点复杂,是那种想让他脱又不想让他脱的复杂。
       这样一回想,以前好像没见过苏万没穿裤子的样子.......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,我为什么要在意他穿没穿裤子啊!   黎簇及时扼杀了自己越跑越远的思绪,收下心去看苏万的伤口。
       白皙修长的大腿上,有两个细小的针孔,周围略略泛起青紫色,一看就是蛇的作品。
       原来苏万这么招蛇喜欢的吗,黎簇在心里吐槽道。他盯着那两个针眼片刻,刚想说这下怎么办,抬眼便看见梁湾已经拿出了针筒和一小瓶液体,她没有解释,但黎簇直觉那是蛇的血清。
      “按住他。”梁湾将针筒里的空气推出去,示意道。于是黎簇和好哥便按住了苏万的胳膊和腿。
        温热的体温和柔软的触觉,一下子通过手掌传了过来,黎簇不由得用了几分力气,生出了一种想紧紧抓着他不放开的想法。
        还没来得及嫌弃自己,就听到苏万开始哀嚎喊疼,脖颈后仰,露出了脆弱的喉管和喉结。黎簇心里梗了一下,张口便安慰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了好了好了,没事了没事了,忍忍就好了。”这种语无伦次的重复,完全没有思考,直接就这么跳出来,让黎簇突然有点蒙。
        大哥,你到底在干什么呀........
        他意识到,面对苏万,他的一切理智很容易就被这个人煽动的乱七八糟,暴露出仓皇直白的内心感受。这种被左右的冲动说不上好还是不好,但他竟然轻而易举得就接受了。
        注射完毕,苏万的表情明显舒展了,黎簇给他把褪到膝盖下的裤子一点一点提上去,手指蹭过苏万的皮肤,苏万并未在意,但他却从这接触中,感到了一丝无法言说的快乐。靠近苏万,他不自觉的就会变得柔软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苏万慢慢坐起来,望了一眼走远查看的杨好,刚准备扶着黎簇起身,就听梁湾突然开口,
      “不是我说,我总觉得小屁孩儿你哄苏万,就跟哄老婆似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苏万一愣,看着梁湾那种不忍直视他们的眼神,刚想说我们不是我们没有,黎簇握着他胳膊的手突然紧了紧,把他缓慢有力的拉了起来,顺势就把他带进怀里一只手圈起来。苏万听见黎簇充满调笑意味的说道:“兄弟如手足,比老婆可金贵多了。”
       那一瞬间,梁湾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。
       (´▽`ʃ♡ƪ)
-
      

【梨酥】脑洞训练

#看了27,28的脑洞,满足一下自己羞耻的幻想,跟剧情有出入
#跟剧情走向无关,都是我的脑洞    脑洞合集
#鸭梨讲话好温柔,我都没眼看了(っ╹◡╹)ノ❀
#小段子  ooc


“鸭梨——”苏万半阖着眼,侧过脸来软绵绵的喊他。他全身麻药的劲还没过,张嘴说话也说不清晰,倒像是在叫“阿姨——”
       黎簇见他招手,很乖训地凑过去,又觉得有点太近,往回挪了挪胳膊,微仰着头看他,眼神黏在他快要贴在一起的睫毛上,注视着隐藏在那之下的黑亮温软的眼睛。
“我瞒了你一件事,”他眼睛费力的开开合合,尽力让舌头捋直,把话说的清楚些,“因为你已经对不起我了,所以你要原谅我。”
       这软绵绵的声音嘟囔着,让黎簇产生了一种撒娇的错觉,他非但觉不出娘气,反而心里萌生了一种喜欢,心里软的一塌糊涂。
      “当然了,你说吧。”他的语气轻柔的可怕,叫他自己听到都有点不好意思,心里暗自唾骂了一句
    “鸭梨......我...好困啊”
     “............哦,那我看着你睡”( ¯ᒡ̱¯ )و
我就不该对这家伙抱有什么幻想


“黎簇,你别忘了,这里面的人是沈琼。我的女神”
    黎簇看着苏万那一脸严肃的样子,不知道为什么,他突然就想翻个白眼。
沈琼沈琼沈琼,一天到晚都是沈琼,你就不能关注一下我的死活吗  (̿▀̿̿Ĺ̯̿̿▀̿ ̿)̄
“苏万,你不爱我了吗,你以前不是这样的。”
“鸭梨,我虽然爱你,但是沈琼是我的女神,我一定要去找她,不管她是死是活。”
黎簇扶着他肩膀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,他忍了又忍,转过头去,终于翻了个白眼。
   王八蛋苏万,ʔ•̫͡•ཻʕ不爱我就拉倒

【簇万】一回首

# 看了剧版沙海今晚更新的剧情,终于看到黎簇和苏万同框
#当苏万打开门的那一刻,他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激动(可能是没给镜头表现)
#自己开的脑洞,满足自己的想象,毕竟他当时看着鸭梨的面具哭的稀里哗啦的,还烧了纸,现在人又站在他面前了
#只是个小段子,想到啥写啥,第一次动笔,不好请轻喷
# 到最后,发现自己ooc了😞  但我还是挺高兴的
    角色属于三叔,我只是脑洞的开发者Ø

        苏万听到门铃声的时候,习惯性的想到了每日必来的快递,他懊恼的撇撇嘴,心里想着等鸭梨回来了一定要让他请吃饭,当做是这些东西的寄存费。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,要不拿去送给什么收藏馆好了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当他打开门,慢慢探出他的脑袋抬眼去看,却发现外面站的是他找了很久的鸭梨时,恍然间,他脑子里第一个反应是:
        我就是这么想想,这人怎么还真找来了呢。
       “鸭、鸭梨——”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黎簇看着他这有些时日不见的好兄弟,虽然身心都很累,还是不由得露出点笑容。
        “愣着干嘛,我都快累死了,进去再说行不行?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趁着吃东西的空挡,黎簇和苏万交流了一下这段时间各自的遭遇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好好,你赢了,比不过你经历多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终于把这些话说出来了,痛快。”
        苏万微仰着头打量着吃的正欢的黎簇,活像是饿了好几天,嘴里塞的鼓鼓的还不忘嘚啵嘚,看起来还是原来那一高兴就神采奕奕的少年模样。可是那眼下泛青,透着些莫名的疲累,带着一种忽然长大的沧桑。
        故事让他讲的绘声绘色,倒没有真正经历时的那些压抑和恐惧了。苏万想了想,决定不去追根问底,换些别的问。“鸭梨,那你的幽闭恐惧症,现在都好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啦,我一犯病,吴邪就鼓励我,教我慢慢克服恐惧,其实他人真的很好,就算我扯他后腿也没有一枪蹦死我。”黎簇点点头,拿着纸碗有点出神,脸上浮现了些无奈懊恼的神情。
       房间里再没人出声,陷入了沉默。回过神来,黎簇去看苏万,对方却垂下了眼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黎簇敏感的察觉到苏万的情绪有点低落。他扔下盒子,从桌上溜下来,左手扶着苏万的椅子扶手半蹲着看他,带点调笑的意味说到:“怎么,我病好了,你不开心?”
        苏万没说话,顿了顿,慢慢悠悠抬起眼看他,黎簇才发现他的眼圈有点泛红,眼里荡着水波,看得他心一颤,下意识就想去捏他肩膀,又没动。
     “你被人当画布的时候,我没在你身边;你和一群危险的人在一起生生死死的时候,我也没有陪着你;无论是拯救还是扶持你,这些作为朋友应该做到的事,我都没有做到。我这个好朋友,实在没帮上你什么忙。”苏万颤着声慢慢说道,眼睛仍是以往的那样明亮温和地望着他,只是挣扎着不叫眼泪滚下来“对不起,鸭梨。”
        黎簇心里像是被烫了一样紧缩了一下,他忽然想到王盟给他讲的,那个看起来无所不能让人安心的铁三角组合,当年也是互相帮扶,走过大风大浪,彼此将后背依靠.......现在即使分开了,也在心里记挂着。那他和苏万,还有杨好,以后会不会也有这样的机会,一起走南闯北,把对方都揉进自己生命里,每天插科打诨,无所畏惧。
        要真能这样,我也算是很幸运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心涨涨的,涨得眼睛酸涩,激动和紧张充盈他的胸腔,让他急于想说些什么。他抓着苏万的手腕,几乎跪坐在他面前,忍不住扯起一抹笑“你可真傻,现在你就在我身边,你怕什么。”
       “万万,这世上,也许只有你会不停的寻找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