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寻

【梨酥】脑洞训练

#看了27,28的脑洞,满足一下自己羞耻的幻想,跟剧情有出入
#跟剧情走向无关,都是我的脑洞    脑洞合集
#鸭梨讲话好温柔,我都没眼看了(っ╹◡╹)ノ❀
#小段子  ooc


“鸭梨——”苏万半阖着眼,侧过脸来软绵绵的喊他。他全身麻药的劲还没过,张嘴说话也说不清晰,倒像是在叫“阿姨——”
       黎簇见他招手,很乖训地凑过去,又觉得有点太近,往回挪了挪胳膊,微仰着头看他,眼神黏在他快要贴在一起的睫毛上,注视着隐藏在那之下的黑亮温软的眼睛。
“我瞒了你一件事,”他眼睛费力的开开合合,尽力让舌头捋直,把话说的清楚些,“因为你已经对不起我了,所以你要原谅我。”
       这软绵绵的声音嘟囔着,让黎簇产生了一种撒娇的错觉,他非但觉不出娘气,反而心里萌生了一种喜欢,心里软的一塌糊涂。
      “当然了,你说吧。”他的语气轻柔的可怕,叫他自己听到都有点不好意思,心里暗自唾骂了一句
    “鸭梨......我...好困啊”
     “............哦,那我看着你睡”( ¯ᒡ̱¯ )و
我就不该对这家伙抱有什么幻想


“黎簇,你别忘了,这里面的人是沈琼。我的女神”
    黎簇看着苏万那一脸严肃的样子,不知道为什么,他突然就想翻个白眼。
沈琼沈琼沈琼,一天到晚都是沈琼,你就不能关注一下我的死活吗  (̿▀̿̿Ĺ̯̿̿▀̿ ̿)̄
“苏万,你不爱我了吗,你以前不是这样的。”
“鸭梨,我虽然爱你,但是沈琼是我的女神,我一定要去找她,不管她是死是活。”
黎簇扶着他肩膀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,他忍了又忍,转过头去,终于翻了个白眼。
   王八蛋苏万,ʔ•̫͡•ཻʕ不爱我就拉倒

【簇万】一回首

# 看了剧版沙海今晚更新的剧情,终于看到黎簇和苏万同框
#当苏万打开门的那一刻,他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激动(可能是没给镜头表现)
#自己开的脑洞,满足自己的想象,毕竟他当时看着鸭梨的面具哭的稀里哗啦的,还烧了纸,现在人又站在他面前了
#只是个小段子,想到啥写啥,第一次动笔,不好请轻喷
# 到最后,发现自己ooc了😞  但我还是挺高兴的
    角色属于三叔,我只是脑洞的开发者Ø

        苏万听到门铃声的时候,习惯性的想到了每日必来的快递,他懊恼的撇撇嘴,心里想着等鸭梨回来了一定要让他请吃饭,当做是这些东西的寄存费。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,要不拿去送给什么收藏馆好了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当他打开门,慢慢探出他的脑袋抬眼去看,却发现外面站的是他找了很久的鸭梨时,恍然间,他脑子里第一个反应是:
        我就是这么想想,这人怎么还真找来了呢。
       “鸭、鸭梨——”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黎簇看着他这有些时日不见的好兄弟,虽然身心都很累,还是不由得露出点笑容。
        “愣着干嘛,我都快累死了,进去再说行不行?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趁着吃东西的空挡,黎簇和苏万交流了一下这段时间各自的遭遇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好好,你赢了,比不过你经历多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终于把这些话说出来了,痛快。”
        苏万微仰着头打量着吃的正欢的黎簇,活像是饿了好几天,嘴里塞的鼓鼓的还不忘嘚啵嘚,看起来还是原来那一高兴就神采奕奕的少年模样。可是那眼下泛青,透着些莫名的疲累,带着一种忽然长大的沧桑。
        故事让他讲的绘声绘色,倒没有真正经历时的那些压抑和恐惧了。苏万想了想,决定不去追根问底,换些别的问。“鸭梨,那你的幽闭恐惧症,现在都好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啦,我一犯病,吴邪就鼓励我,教我慢慢克服恐惧,其实他人真的很好,就算我扯他后腿也没有一枪蹦死我。”黎簇点点头,拿着纸碗有点出神,脸上浮现了些无奈懊恼的神情。
       房间里再没人出声,陷入了沉默。回过神来,黎簇去看苏万,对方却垂下了眼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黎簇敏感的察觉到苏万的情绪有点低落。他扔下盒子,从桌上溜下来,左手扶着苏万的椅子扶手半蹲着看他,带点调笑的意味说到:“怎么,我病好了,你不开心?”
        苏万没说话,顿了顿,慢慢悠悠抬起眼看他,黎簇才发现他的眼圈有点泛红,眼里荡着水波,看得他心一颤,下意识就想去捏他肩膀,又没动。
     “你被人当画布的时候,我没在你身边;你和一群危险的人在一起生生死死的时候,我也没有陪着你;无论是拯救还是扶持你,这些作为朋友应该做到的事,我都没有做到。我这个好朋友,实在没帮上你什么忙。”苏万颤着声慢慢说道,眼睛仍是以往的那样明亮温和地望着他,只是挣扎着不叫眼泪滚下来“对不起,鸭梨。”
        黎簇心里像是被烫了一样紧缩了一下,他忽然想到王盟给他讲的,那个看起来无所不能让人安心的铁三角组合,当年也是互相帮扶,走过大风大浪,彼此将后背依靠.......现在即使分开了,也在心里记挂着。那他和苏万,还有杨好,以后会不会也有这样的机会,一起走南闯北,把对方都揉进自己生命里,每天插科打诨,无所畏惧。
        要真能这样,我也算是很幸运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心涨涨的,涨得眼睛酸涩,激动和紧张充盈他的胸腔,让他急于想说些什么。他抓着苏万的手腕,几乎跪坐在他面前,忍不住扯起一抹笑“你可真傻,现在你就在我身边,你怕什么。”
       “万万,这世上,也许只有你会不停的寻找我。”